Miss_Tong

28 May.

【周黄】【LLL番外】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哪儿是会喜欢了反而撇干净的人呢。整个系列特适合陪着为什么稀罕你一边听一边看。。。

宇宙爆炸:

黄少天很庆幸那个夏天发生的事除了少数人之外没人知道。季后赛开始的时候,队长也没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只是在训练的时候,喻文州拍了拍他的头说:“少天。辛苦了。”当时黄少天只想抱着队长大哭一场。还是自家人疼自家人啊。


周泽楷并不是没有任何表示。只是黄少天在回去之后把手机号删了,QQ给屏了,从根本上拒绝任何和好的机会。他甚至看到手同时拿两个东西的都会本能性的厌恶。从扫把到打火机,从买菜回来的大爷到拎着两袋卫生纸的宋晓,都遭到他的一顿怒视与嘴炮。只有楼下卖茶叶蛋的大妈逃过一劫。


当卢瀚文有一天手拿两支冰棍回来被黄少天跳起来说了一顿,跑到喻文州那里痛哭之后。蓝雨众人纷纷觉得这日子不能过了。


“黄少是不是每个月那几天到了啊。”宋晓偷偷摸摸地和徐景熙说。


“说什么呢。黄少是男的好不。”徐景熙抱臂小声而确定地说:“这应该是损伤后精神障碍。在精神损伤后,看到类似的景物都会不自觉地进行自我保护。这在心理学上也是有名的。”


“…………黄少的那几天什么时候才能过去啊!”卢瀚文拉着宋晓到角落里偷偷偷偷的哭。


 


新赛季开始的时候,蓝雨在38轮常规赛和轮回碰了二次。快过了半年,踏上S市的时候黄少天的表情依旧差的要命。他干劲利落地把比赛打完,在途中意外的没什么废话。两个队伍都差着一个楼台,别了脸就能看见。但在比赛中,两人眼睛都没朝彼此那边看过。倒是其他人还挺其乐融融的,毕竟是经过暑期集体训练的战友,嘻嘻哈哈地聊了两句。但每一个人敢去惹黄少天的矛头。


到了记者会,有个记者站起来说这次暑期看起来蓝雨准备的很充分。请问有什么诀窍吗?


喻文州很礼貌地说大家都做了努力,针对性的训练也不少。


本来依照惯例,没人敢去问黄少天,偏偏有个不怕死的。举了手问黄少天今天非常言简意赅,打的也很犀利啊。请问是有什么目标吗?这位剑圣挑着眉毛,恶狠狠地冲着镜头说:“没有任何针对性的训练。我们的训练都是针对冠军的。任何人都不会阻碍我们捧得冠军的脚步。无论是兴欣还是霸图还是轮回。挡在我的道上就只有一个字:杀杀杀杀杀!!”


收获了一大对对白的记者有些发蒙,他茫茫然接了句:“那对轮回……?”


黄少天从鼻子里冷哼一声,说:“轮回算什么。”


哗啦一下记者全爆了。快快快记下来。刚才这算是蓝雨对轮回的宣战吗?看不出来啊,原本还听说他们暑假一起去集训,怎么集训了反而更反目成仇啊。这里面,到底有多少深水!有多少八卦!


无数小报杂志的记者八卦心燃的就和森林着大火似的。无数只手臂举了起来,声音就像下油锅一样。两大帮擦屁股王喻文州和江波涛马上试图控制住情绪,拼命泼水解释降温。喻文州回过头看着点火的肇事者一脸平静地坐在椅子里,苦笑一下没有批评他。


大家都曾经年轻过嘛。20多岁的喻文州怀着30多岁的心。


 


而轮回的周泽楷坐在席上,从头至尾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有江波涛看见他们队长的手,在桌子底下握成了拳,紧紧地攥在一起。哎。同样20多岁的江波涛在心底摇了摇头。年轻的人啊。


周泽楷还记得那天黄少天走了之后。叶修特别无辜地耸了耸肩:“这事都怪我。”他这时倒不敢再抽烟了,把烟收了起来。但眼光中带着那么点狡黠:“不过,你是故意让他发现的吧。良心还是会不安吗?”


周泽楷没吭声,他弯下腰把落在地上的拐杖捡起来递还给叶修:“谢谢。”


“还是太年轻啊。”叶修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在心里却想着要不要多撮合一些这种事情。从霸图想到轮回想到百花想到微草想了一溜,叶修心里琢磨着有了点谱。呵呵两下盘算着这个点子走了。周泽楷站在走廊里,看着自己冰凉的手。他曾经无数次想过黄少天因为他的谎言和他闹翻的事。他想过如何道歉,如何挽回,但到了今天还是依旧无法择言而出。


所有的想法汇聚在咽喉无法开口。周泽楷看着大踏步走下的黄少天,那些光束照射在他的头顶。他就和最初那天自己所见那样,在人群中闪闪发光。


 


记者会结束后,在大巴上善解人意的江波涛犹豫了一下还是趁只有两个人的时候问:“队长,我知道这不是我的范围。但是,你打算怎么办呢?。”


周泽楷从沉思中抬起头,有些迷茫地看着自家的副队。江波涛哪里见过这样的周泽楷,他一边唏嘘着一边想是不是要在队里立一个不准谈恋爱的队规啊。也太妨碍队员精神建设了。


他咬着牙想妈的就爱情老大妈一次:“队长。我是不知道你们出了什么问题。但看黄少这态度……咳。虽然是很强硬。但也不是不可以挽回吧。”


周泽楷默了一下,说:“没想到。”


解语花江波涛马上反应过来。他看着自家队长有些不敢置信:“所以你不是不想道歉,而是……不知道用什么法子道歉?”


周泽楷点点头,眉头皱着,显得很苦恼:“手机,QQ,联系不上。”


江波涛想了一下黄少天今天那个态度,大概懂了。说实话,江波涛对于恋爱这回事也只有模拟训练,真到了实地展开还是有些捉襟见肘。但看着周泽楷一脸期待地望着他,想了又想,往死里想的他最后憋出一句:“那就让他不得不听见不就得了。”想想这可是犯罪啊,又马上加了一句:“总之,要让他看到你的诚意。”


周泽楷想自己也许根本没有诚意那东西。其实叶修也好,江波涛也好,都想岔了。他并不是因为欺骗了黄少天这件事而感到歉意或者良心不安。示弱也好,耍手段也好,恋爱不就是一场战争么。


只是简单的,喜欢你,想操你,想和你在一起。要如何让你明白这份心情呢。


 


24明星赛的时候,两个人明明是一队。夜雨声烦和一枪穿云配合默契,天下无敌。但前方的夜雨声烦始终没有转过头,也没有对他说话。剑光抬起落下。周泽楷忽然感到一阵烦躁。中间黄少天出了个岔子,他冷哼一声没有理睬后续立刻跟上的周泽楷,把这伤害硬生生地接了下来。


够了。周泽楷枪声骤停,让一枪穿云欺身压上。当时没有了一枪穿云的掩护,夜雨声烦被君莫笑他们打出了一串血花。黄少天刚想破口大骂靠周泽楷你他妈发什么神经。却发现眼前一花,一枪穿云手持双枪对准了他朝他一顿乱射。这攻击对他当然没有什么效果。但是夜雨声烦立刻下意识地反击,两个人很快战到一块。


“怎么回事啊。”赶过来的于锋和肖时钦看着这两个忽然打在一起的两人都有些奇怪。众位大神目瞪口呆地停了手。只有君莫笑知道个大概,呵呵笑了一下,说:“小情侣斗气呢。”


“靠靠靠去你妈的小情侣!说什么说什么呢!谁和他是一对了别乱说话叶修我告诉你呸呸呸!我和你说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这是诽谤我随时可以告你!太恶心了!”黄少天打斗之余不忘记刷屏表示他的愤慨。但面对的可是周泽楷。枪王趁机两下将他狠狠遏制在地图的尽头。


夜雨声烦真是被气着了,他抬了头,声音中带着羞恼与愤恨:“周泽楷,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要你。周泽楷心想。


 


对话框里,道歉的话打了又删去。最后周泽楷犹豫许久,在后面众位大神好奇兴奋指指点点的议论声中,最后打下:“重新开始?”他静静地点了发送,然后听着内心焦急起伏,等待世界唯一的回音。


他无法看见夜雨声烦脸上的表情是怎样的。但是他能想象,黄少天因为气恼而涨的通红的脸,从椅子里跳起来把他大骂无数遍。文字泡噼里啪啦地刷屏,刷的天翻地覆。但这样也好。总比不理他不和他说话来的更好。


可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夜雨声烦终于动了:他忽然整个身体朝一枪穿云那边撞过去。周泽楷愣了一下,身体本能地动起来。枪响。身体倒下。夜雨声烦消失了。


“好决绝啊。”周泽楷听见人群中有谁在说。他心里苦笑一声,把枪收起来走出人群。


“要不要我的帮忙?”信息栏里跳出一行聊天,君莫笑三个字几乎闪着霓虹灯的光。“为了弥补上次我的失误,这次费用我会收的便宜一点。”同时还附送了一张清单。


“不用。”


“已经想好怎么做了吗。终于决定出手了啊。”


周泽楷没有回音。叶修在电脑那头呵呵了两声。魏琛鄙视地看了他一眼:“笑啥呢。笑的那么恶心。”


“这次的赌局我赢定了,信不信。”叶修点起了一支烟,大大地吐了个烟圈。


 


他们回了G城之后,黄少天一直闷闷不乐的。没人敢去惹他,卢瀚文碰了个钉子后就和宋晓他们一起玩。飞机上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神不住瞥着黄少天。徐景熙这会可发达了,声音还高了几个八度:“我就说了是损伤后精神障碍!你们还不信!”


老好人喻文州摇了摇头。从团队精神到队员心理健康,都是队长的职责。“少天,给你休息两天。”


黄少天哦了一声,继续他的沉默寡言。


他足足在家里赖了两天。宅男本来就不爱出门,自从周泽楷那事一出,黄少天更懒得出去。主要是他看见那些店心里都有些生气。那个小面店,那个小广场,那个大排档夜市。都变成了笑料扇自己的脸,嘲笑他自己有多么愚蠢。


都是周泽楷。都怪周泽楷。


黄少天在又心里把周泽楷从头到尾骂了一遍。妈的这小子,本来还觉得有多老实,结果和叶修一样,心里黑的和包青天一样。自己那么良善一个少年,从头到尾都被当做傻子来耍。还想打感情牌。演技不是挺好嘛,就一个人慢慢演着去吧!


黄少天越想越气,狠狠踢了桌子一脚。上面原本没放稳的钥匙扣掉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灰太狼朝着虚空比着手指,仿佛在嘲笑他自己有多么蠢。


有多么蠢。明明扔了还捡回来。自己怎么那么蠢。黄少天骂骂咧咧就想捡起来就想扔出去。结果刚够着,电话就响了。


上面显示的是江波涛。黄少天皱起眉头,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了接通键。结果这次那边先开了口:“黄少。”


“操。”黄少天骂出口,接着马上冲着电话那头冷嘲热讽起来:“行啊周泽楷。连釜底抽薪这招都会了。这招不会也是叶修教你的吧。滚滚滚滚滚该去哪去哪凉快去。小爷我既不想听见你也不想看见你反正咱们两个就是合不来合不来。”


周泽楷在电话那头声音就像下雨天来临之前的气压,闷得要命,但斩钉截铁没带个退缩的地:“我在门口。”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靠啥意思啊。找茬吗。胆子挺大啊。


黄少天打开门,周泽楷可不是站在那里。风衣加衬衫,帅气霸气地好像要去上T台走秀。妈的这小子是来踢馆的吗。黄少天眉毛一挑,把手插在口袋里,选择了两个字:无视。惹不起躲得起。躲不起打的起。他走下楼梯,低着头就想装作没看见。结果刚走出两步,就被拉住了。


“干嘛干嘛。小心点这可是蓝雨的地盘。想挨揍是不是。不是我没有提醒你小心我把你两条腿都打瘸听见没有!我这是给江波涛和我们家队长面子你该干啥干啥我真服了你这个厚脸皮。”


周泽楷没吭声,只是紧紧拽着他的手。怒气上来,黄少天想指着他的鼻子大骂。结果一抬头。咦?


周围的大妈和小姑娘窃窃私语。声音像50只小麻雀,猫从树丛里钻出来,看这对吵架的小年青,摇了摇头又钻了回去。


周泽楷站在一辆破旧的三轮车后面,握着车把,风衣的卷边沾着一些泥块,车铃摇摇欲坠,眼看就要从上面掉下来了。黄少天当时差点没大笑出声。他试图让自己的声音维持在严肃的警戒线上,可一张开嘴嘴角就往上挂去:“你你你哪里找来这宝贝。哈哈哈哈……呃不是吧周泽楷你认为这样就能讨小爷欢心吗!这是不是又是叶修那家伙出的点子。你幼稚不幼稚。能不能学点好!这招对本少是没用的!”他比了个帅气的中指。


啧啧啧怎么那么粗鲁。旁边的大妈皱起眉头。


周泽楷面容有些憔悴:“黄少。”


“干什么干什么。你还想抢劫是不是。松开手我和你说要点脸。我没揍你是给江波涛和轮回面子。不要给脸不要脸。你骑着个破三轮到我家门口是什么意思?啊?想把我的沙发拿出去卖吗。还是请我出去兜风啊。你能不能换个好点的车,没有宝马开个保时捷也行啊。你到底有没有诚意。”


周泽楷拽着他的手始终没有松开。他犹豫了一下,回头看着那辆破破烂烂的三轮车,脸有些躁红:“黄少天,”他说,“我们重新来过。”


黄少天愣了一下:“你是想说,你把之前我对你做的那些事全部对我重新做一遍。就当是道歉吗?”


周泽楷拼命地点头。


他望着城市那边的天空,浅色的云层正在落下。自己的声音遥不可及,但里面那丝烦躁的情绪不知什么时候都已经消散而去:“周泽楷……你别以为我答应你就代表我原谅你了。我只是想把以前那些费劲都讨回来。明白不?”


周泽楷的眼睛弯弯的,他点了点头咧开了嘴:“好。”那样子真应该让他的粉丝来看看,简直蠢爆了。


恋爱那么蠢。


 


    黄少天自己觉着自己怎么那么蠢。他坐在那个小小的三轮车里,摇摇晃晃地在喧闹的人群中招摇过市。哎呀哎呀,前面的小伙子好像不太会骑啊。小姑娘和大妈窃窃私语。


“小伙子。你这样骑不对哦!”大概骑了30米,终于有个大妈看不下去,阻止了满头大汗艰难前进的周泽楷:“哪里有你这样骑三轮车的。之前没骑过吧?啧啧现在小年轻都在干什么啊。”


“说的对!大妈!现在小年轻都干什么吃的那么点路都骑的满头大汗你行不行啊小周同学。就你这种体力我很为轮回担心啊,以后打着比赛万一打着打着你晕过去怎么办。哎,轮回也没什么希望了。”添油加醋,见机说话可是黄少天与生俱来的天赋。他瞧着周泽楷汗流浃背的脊背,风衣被汗水晕出一块好大的水渍。浅薄的阳光落在他的肩膀,那里有肌肉起伏。


他才不会心软呢。黄少天想。这事他还没完。至少,至少现在不行。


有风吹过来。和夏天截然不同的风。口袋里的钥匙扣被他摸的沾满了手汗。黄少天趾高气昂地扬起头:“喂周泽楷,先去面店再去公园。妈的这次我出100块你歌给我从头唱到尾听见没有。我叫你不停你别给我停下来。停下来咱们就玩完。而且必须给我出声出声你知道出声是什么意思吗。啊啊啊啊。苍茫的草原是我的爱。这叫出声你懂吗。……我和你说话呢你笑什么!”


周泽楷马上不敢笑了。他想去拉黄少天的手结果被挡了去。


“原谅我?”轮回队长小心翼翼地说。


“想的挺美啊!周泽楷,我和你说,破碎的少男心是无法那么容易弥补的。你懂不懂。”黄少天说的脸都不红。好吧。还是红了一下。周泽楷凑过来的时候他当时身体忍不住晃了晃。丢脸!黄少天努力装作气咻咻的面无表情。他对着轮回的队长颐指气使:“你先唱吧。我们看你唱的怎样再做决定。”


周泽楷英俊的脸表现出了一丝痛苦,但还是走过去,递给小贩100块。


小贩接过钱之后,还有些诧异上下打量了一下周泽楷:“看不出来啊。那么帅的小哥你还有这点爱好。”黄少天坐在这边笑的快要疯了。


周围的人聚得越来越多,漂亮的少女们,八卦的大妈们,对这个帅小伙子指指点点。黄少天坐在长条板凳上,看着五官扭曲的周泽楷手持话筒站在那儿。音乐声响起,吓跑了三只小猫四只小狗。砰嗒!砰嗒!那个夏天似乎从来不会完。


等这首歌唱完再原谅他好了。黄少天想。或者等到下首歌结束了再原谅他。


 


FIN



评论
热度(135)
横跨一二三次元
中日韩欧美四担
主营业务:搞cp

© Miss_Tong | Powered by LOFTER